未分類

請明確讓企業了解法令規範,不要強逼著企業出走![更新說法]

08.jpg (750×500)

[quote_box_center author=””]全球第一個取得美國 FDA 藥品資格的台灣精油品牌,想當本土品牌卻遭自己的國家扯後腿?為了讓全世界知道產品是Made In Taiwan來回饋自己的國家,芳療精油品牌【綠色光合 PHYTOPIA 】創辦人Wang Joan即使在美國販售產品,依然堅持把公司註冊在台灣。但她沒料到產品因為主要經由國外網站販售,涉及刊登廣告遭衛生局開罰。這樣的結果讓她訝異、難過又氣憤,來聽聽她怎麼說?[/quote_box_center]

一個讓企業得時時回防的制度,還有資格怪產業想出走嗎?

這幾天,我們來到北京進行產品教育及洽談總代理事宜,除了嚇人的霧霾之外,過程是順利的、心情是美好的,然而就在抵達機場的那一刻,都毀了!
[quote_box_center author=””]衛生局打電話來問什麼沒出席約談?我說產品在美國販售,罰我 15,000 元,因為衛生局認為就算台灣沒賣也算是廣告!我說產品在日本即將發售,罰我 15,000 元,因為台灣人可以從日本買,所以也算廣告!我的產品台灣沒開賣就罰了共三萬!不知道當初堅持產品 Made In Taiwan 的堅持,到底是不是我太笨了?[/quote_box_center]
我頂著低溫,站在北京機場第三航站樓外,被怒火及難過沖昏了腦袋,甚至到了 Final call 的廣播不知道都報了幾次之後,才混混沌沌的起身走向登機口。縈繞在腦海裡的,是我們是不是根本該準備離開台灣了?
我從來沒有在海外這麼想哭過,就算是我隻身一人前往法國讀書時,就算是我其實沒錢吃飯但不敢跟老公說、得想辦法打零工賺錢養活在國外的自己時,就算是因為黃種人的身分被歧視甚至追打時,不管發生了什麼委屈,我都沒哭過;因為每一次的孤單,我知道最後我都會帶著好消息回來;因為每一趟的旅程,我們都覺得自己為了每個人的孩子的未來世界又多作了一些什麼!
但這次,我真的難過到不知道自己到底這麼努力作什麼?為什麼我會在長榮班機上掉眼淚?我們到底作了什麼繭束縛住了自己?

想讓世界看見台灣品牌,卻遭國內法令開罰?!

約莫一年前,我們許下了願望要讓台灣品牌可以在世界上佔有一席之地;畢竟人生都已經幾歲了,不勇敢的再闖一次就會被嫌過老了。也就是約莫一年前,我們開始結合了農業、科技、生技及生藥的資源與經驗,建立了品牌,並展開了冗長且無人申請過的準備流程。
也就是將近一年前,我們取得了美國 FDA 第一個針對精油商品的藥品字號,我們興奮的、驕傲的要讓全世界都知道地球上第一個、第二個、第幾十個被認可療效的醫療級精油,不論是生產製造、特定原料、配方的智財開發都是來自於台灣!
這一路,辛苦;卻怎樣都比不過昨天下午那通電話的苦!
昨天傍晚抵達北京機場時,我們接到來自衛生局的電話;原本蹦蹦跳跳的我,沈重到走不下去、再也無法忍住就在飛機上哭了起來!
我們是全台灣,不只,我們是全世界第一個也是唯一一個取得美國 FDA 藥品資格的精油品牌商。而這話,我們在全世界任何地方都可以說,但在台灣不能說,因為他們說這就叫作廣告!(那就去申請廣告字號啊~咳!他們說這個不可以申請!)
我們在美國上架、在日本通過厚生省的審核、在中國成為上市公司的戰略夥伴,但這些進展照樣不能說,因為他們說這也叫作廣告!(那就去申請廣告字號啊~咳!他們說這個還是不可以申請!)
[quote_box_center author=””]因為公司在台灣,所以我們說了在海外的一切進展就等於廣告;原來廣告字號是否需要申請是依照公司設立在哪裡來判定的,而不是從有沒有打算在台灣販售來判定,哪怕我們根本還沒準備在台灣上架販售!(那就去申請廣告字號啊~咳!就是不能申請啊!)[/quote_box_center]
我們在尚未開始販售的台灣,對,連台灣官網都沒有的我們,就只是跟粉絲報告海外市場進度、研發歷程及海外消費者的回饋,就吞了兩張罰單;因為他們認定用台灣民眾看得懂的文字寫出來的就叫廣告!(那就去申請廣告字號啊~咳!這還是不可以申請啊!)
我們沒那個時間去申訴,也沒本錢去冒著抗議之後被盯上而勒令停業的險,所以罰單來了,我們也只能忍了!
但網路是沒有牆的,這意味著日後我們在任何有中文的國家的市場拓展,都可能因為台灣人看得懂代理商說了什麼而受罰!我們緊接著要在日本開賣的計畫,是不是也意味著我們要開始擔心因為日文中有漢字,所以台灣人看得懂,所以我們也得受罰?會不會將來的某一天,因為台灣人從國小就開始學英文所以合理應該看得懂英文,所以我們還是得受罰?
還沒開賣就面臨了兩張罰單,還有一次約談即將到來!而這些,卻是我們在海外市場從沒遇過的情況!

Phytopia成為全球第一個符合美國 FDA 藥品資格的精油品牌,卻遭衛生局以打廣告為由開罰

08.jpg (750×500)

圖片來源:vegasandfood網站

是台灣品牌不夠力?還是台灣政府沒有競爭力?

到底為什麼我們專心作外銷、打國際戰,卻得花時間回防國內的約談?到底為什麼我們應該閉嘴、不能講、不能說?難道我們達成的成就對台灣來說是很丟臉的事情嗎?到底為什麼台灣有這麼多無聊的人忙著檢舉,而政府對於檢舉就只有約談一途可以走?可不可以不要這麼擾民?
這一切,我們是作繭自縛!誰叫我們為了讓品牌可以大聲的說來自於台灣?誰叫我們不聽古人說的商人無祖國,我們真該聽進去的!我惦念著國家,但這個國家惦念我了嗎?
在申請 US FDA 的時候,很多人勸我直接把公司註冊在美國,不管是申請還是擴展市場都會比較容易;我沒聽進去,因為我覺得這個土地養大了我們,不論如何,有能力的人就該回饋這個國家多一些。
在洽談各種海外合約時,很多人也勸我弄個境外公司搞免稅免罰單;我還是沒聽進去,因為我們覺得自己沒辦法讓台灣一夕出名,但我可以在我專精的領域裡,一點一滴地讓更多人認識到台灣的與眾不同。
對,很多人會覺得我們這樣很蠢,但就是這麼蠢才會一直默默的努力著,不投機、不取巧、不玩資本遊戲、把身家全都投入了,完完全全的投入。然後現在,我們卻覺得……我們真的很蠢!
我們努力的攻打海外市場,再怎麼複雜都要求合作方必須直接把貨款以美金匯入台灣,有經驗的就知道要大陸上市公司匯美金到台灣是多複雜的程序,但我們讓對方答應照辦了;因為在我們的認知裡,金流跟品牌就是不可分割的,錢進台灣就意味著這是台灣品牌,道道地地的 MIT。
但我們錯了!因為只要公司及品牌在台灣,我們就得無止盡的花時間與精力去面對這些不會停歇的約談,我們就得拼命的回防!
深夜,被那通電話搞得很難成眠;明天,我們會開始聽大家的建議,身家都下去了,商人終究是該無祖國的!

#可不可以不要逼企業出走
#可不可以明確的讓我們知道法令的解釋
#可不可以商人還是有祖國

PS1. 我們沒有怪衛生局人員的意思,只要法規如此,她也只能公事公辦啊!

PS2. 不能申請是因為廣告字號是針對單一產品,不是針對品牌;品牌歷程、進展、研發經驗分享都沒有法源來申請廣告字號。
PS3. 我們覺得沮喪的原因是只要有檢舉就得約談,而約談就等於從來函到結束有兩周的時間都會很不開心;什麼時候才可以反過來變成亂檢舉的人也開罰?
經過一夜的消化和心情調適,創辦人Joan再透過臉書進一步說明:
1. 我們很清楚台灣美國法令不同,因此未來在台灣若要正式銷售,必然會透過政府公告的程序來進行;我們不希望任何單位因為個案而開特例處理,因為這是整體公平性的原則問題。
所以今天我們仍婉拒了多數私訊問我是否需要立委、議員關說處理的朋友們,儘管我真的很感激各位願意對我伸出援手。
靠關係靠權力的確比較快,但這種快對於整體環境並不會產生正面的成長;我們僅透過相關部會的協助,讓我們有機會於本周與相關主管單位對談,一同釐清法規的解釋及企業方的疑慮;這會是一個以法規為主的對話契機,不會是針對個案的關說。

呼籲政府提供明確法令標準,不讓企業無所適從

2. 我們並不打算透過記者上新聞,在這裡也向今日與我們聯繫的各位媒體朋友致上歉意,因為我們無意於對承辦人員施加壓力。
ㄓ我們不認為承辦人員有錯,相關人員只是依法行政;依法行政絕對是最高原則,然而我也必須指出語意不清、得以被不同人作不同解釋的法是有問題的。
例如終於準備修法的妝廣法就是如此,全省各地衛生局對於同樣的文字有不同的理解,這也造成了相同的文字在各地會面臨到有些公司會被開罰、有些則不罰的情況頻頻出現。這種法,就是有問題的!我不是要政府都不開罰,而是請給大家一個公平的標準,不會因為縣市不同就有所不同的明確標準。
再者,妝廣法要修改為免審核、類報備制,我們也期待主管單位能夠廣泛地明確指出哪些是不能寫的,否則無所依循的修法結果只會造成更多企業的反彈。
3. 我們沒有要透過這個事件撤銷罰單,如果法令真的可以被如此解讀,那麼受罰就是相對地於法有據;若是要為了少繳罰款,大可在兩個月前就把這件事情鬧大了,沒必要拖到現在。
[quote_box_center author=””]總的來說,我們希望的是政府及主管單位可以針對相關爭議作出明確的指示,好讓企業有所本。例如只要是中文網頁就還是會照樣檢舉就開罰一事,我們的香港及東南亞佈局就因此停擺了許久,懇請給我們一個明確的方向。政府不能一邊喊著南向,一邊又懲罰企業積極南向、優先瞄準華人圈的作為。[/quote_box_center]
說到南向,我們參加了商發院及相關協會主導的新加坡華人口碑影響者的體驗活動;至今,我們都還在擔憂是否會因為這一場活動主打華人圈影響華人圈的方式來宣傳,進而造成我們得面臨同樣都是中文的使用背景而引發的檢舉及約談。

應取締惡意檢舉,避免助長鬥爭歪風

4. 讓我半夜氣到不睡覺發長文的另一個原因之一是無止盡的惡意檢舉;昨天的狀況是我拖著疲憊的步伐,正準備踏進北京機場航站樓,突然卻接到國際電話詢問為何沒出席約談,承辦人員的語氣很和緩,但我很激動,電話中我也有向她致歉,表示我並不是對她生氣,而是對於又有民眾檢舉而須出席約談這件事感到憤慨。
我國的法規是即便有人檢舉產品頁上的規格內容,衛生局一樣得發函通知進行約談才能結案;為什麼我們知道?因為我們被這樣檢舉過,沒有開罰,但就是得受到情緒上的影響及花費時間往返等候。就連被檢舉仲介賣淫這種鳥事,我們都得花時間去準備資料、向荷槍刑警證明我們的清白,沒有開罰但我們已經被當成老鴇、妓女來看待過了。
針對惡意檢舉,我國沒有合宜的法令來維護被檢舉者的權益,基於對檢舉人的相關保護措施,企業們除了生氣、拜拜、安太歲、狀告主管單位之外,還能有什麼自我保護的作為?這也造成了惡意檢舉,近年來形成了商業競爭的最佳工具。多少中小企業或家庭曾經遭受過各式惡意檢舉所導致的查核或騷擾?
要知道,檢舉人不用負責的環境,檢舉途徑就會淪為鬥爭的工具。
5. 我昨晚就已經做好心理準備了,半夜的貼文一出,勢必會引來成堆的各類檢舉;對於這一點,我們沒有意見。只要法令可以因此清楚明白,就算多跑幾趟被約談,我想我會覺得煩,但最終還是會心甘情願的!
6. 網友們提及的網址等等,建議先去一趟寶島眼鏡之後,看清楚上面的產品品牌名稱再來評論好嗎?該品牌已於 2015 年 7 月進入停售最後階段,並於 2015 年 9 月完成最後一筆交易評價;2015/9之後則透過商店街的系統來寄送各種 0 元包裹,一個黑貓大包裹寄全台灣才收我 55 – 65 元運費,還到府收件,我有寄件需求時,甚至要寄東西回娘家時,當然可以選擇自己下 0 元訂單來寄件。
中小企業的成長都是有階段性的,不同的階段有不同的主力規劃,拿我們 2007 – 2008 的產品(課程)及 2015 年結束的品牌惡意作文章,實屬詆毀了;相關後續法律事宜將由律師代為處置。
主圖來源:Google
共同編輯:瓊慧

*原文來自於作者 Wang Joan 個人臉書,感謝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

境外直購≠跨境電商,PayEasy 林坤正談臺灣電商的機運與挑戰